lANYU

月儿爬上了山头,又悄悄攀到了树梢,戈多还没到来。凉风入袂,一丝草木清香,慰藉了发酸的鼻头。

评论